深夜走在佛山的鄱阳路

很有没有这么拼命的去做一个交互测试题了。

是因为一个月没有工作了吗?

在鄱阳路-宏威路撰写的时候,发现这应该是自己第一次使用倒叙的手法写这样一篇文章了。

之前学的语文名词,居然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。

从医院走出来,判断是轻微发烧,37度2。

路上仍有说着粤语的佛山人,街头仍卖着小点心的商贩,

还有店家:面馆、羊肉汤。

路过门帘,被空调的一滴空调水滴醒了,有明显的感觉,背上那里凉凉的。

一直走,一直被连续滴,但总归要绕开了。

医院

你看,这时还不是要写佛山。

自己心里想着[1]

一对情侣,妹子发烧39度左右,看着男的[2]玩手游。

他们之前坐着的时候,妹子的手搭在男的左手边,男的左手左边关节立在她的腿上,手掌轻微拍了拍正在看着他的手游的妹子的头发和脸。

手感应该很舒适。

医生,我刚查了体温,37.2。

这是我第二次进急诊诊室了。查完体温后居然要写地址,后得知发烧都是需要登记地址的。

第一次的时候说明了情况,居然需要首先办医疗卡。

心里想着,急诊还需要先办卡?

走到了开卡点,自己写完了个人信息等医生开卡。旁边的二十三四岁的男性直接给医生开卡,因为窗口上写着"夜间建卡"。

我看着那名医生填写信息,那个男性拿完卡之后走了。

医生来了。

办卡在旁边啊。

硬邦邦的社会现实:建卡的地方居然与窗户上所贴的文字不符。

到底是旁边的医生身兼多职,还是这位医生不愿意办卡?

守规矩来,现实且硬是不让你按照现有的文字和规章办事——我也始终不接受说我(办事)不灵活的腔调。

多喝点水观察观察有没有什么不舒服,有的话明天来抽血。

你要不放心抽个血看看咯
就是担心会不会药物融于血,会不会明天再查就晚了

没有那么严重

不就是担心么。

我说。

所以我可以出去了吗?

可以回家。

于是我就这样,走出了医院。

城巴、广夜58与当地人

只是觉得蟑螂喷雾在喷的时候自己一直在吸着,有点多,于是去了公交车站,准备去医院。

等了许久看到一辆长途客车,问:

到不到越秀区啊。

不到

于是看了看站牌。

……,这里应有一段粤语拼音,时隔许久没能记录觉得可惜。

他是一个中年人,拎着一个袋子,用脚不断踢向站牌上的广58的路牌,意思是这个也到中山八路。

我敷衍的应了一声,他说着粤语应该是骂我的话,走了。

后来,有一辆摩托过来。

你要到哪里?

他也跟着来了,说,你要到哪里你说出来,我也是本地的,我骗你干嘛。

现在在知道他是本地的。

我说,中山医 —— 他可能听成了中山一路。

之后他与使用粤语“教训着”这个骑摩托的,可能是说“这要到越秀,你的摩托”到了那里怎样怎样…

这里他们说的内容我全靠猜。

交互试题

发same时候,我说,很久没有为了这样一份工作而拼命去做了。

我和网友说,熬夜真的会让人变丑。

因为自己在公寓里晒完备之后照镜子,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在医院量体温的时候,打开BOSS直聘。

之前发简历的UI/UE设计,可以叫我去面试。

除了顺德区的一个UI设计没去面试之后,都没再投设计简历。

之前在一个群里讨论工作与设计求职,真的是我要求太高了:对自己的职业规划,对想去的公司的规模和影响力。

所以现在,我说:

现在不了,刚上来有一份工作就不错了。

可能也是找Android工作基础不牢的心理和后遗症吧。

发邮件之前以及做交互之前,加上了这样一句话:

非常希望能够和贵公司和您一起共事”

但想着言多必失,可能就算了,也或者又有一种舔狗的姿态。

自己的想法

这次投的是游戏交互,平常不玩游戏而且也对游戏觉得是电子海洛因,但现在真的不能觉得了,毕竟入行了[3]

依然有着自己的想法。

交互设计笔试

从前天Apple store接受试题,到去麦当劳的路上卸载手机软件,

从肯德基开始下载几个游戏,到当天晚上去画插画[4]

到走路上玩王者荣耀以及无法连接的阴阳师和碧蓝航线;

昨天上午坐到掘金淘金还是小北,确定去高德置地广场发送自己的第一部分结果;

到回滘口单间的路上看到HR再次看自己个人主页的担心;

再到IGC的Apple store用体验的设备进行手绘…

一直在纠结用什么软件,这个问题隐隐约约考虑了近一整天,axure?sketch?protiple?

在知乎以及微信读书[5]中搜索,最终确定sketch以及Principle。

从sketch到Principle的交互制作,真的好久没摸了。

重新开始熟悉Principle

下载,安装,important from sketch……

这一切看的是那么的自然,而又不自然–仿佛有那么点影响,又回到了毕业设计时代。[6]

联动,各种动画……今早想着为什么自己要做那么复杂的交互?

有必要这么认真的传递自己的想法吗?

自己的想法

前天下午在永和大王,做交互。

一直在与网友讨论是否有必要这么认真。

我说:

原创担心时间不够,诚意足了但也担心没必要。就和我之前的一个设计实习一样,要我用半天时间做海报,我一心想原创,但其实做素材拼贴就够了。

所以我一直很困惑是否有必要认真,任何工作也一样,毕竟只是一份拿钱的,换句话说也是别人的事业。

这两句话应该是打醒了我:

要看你怎么对待了,你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呀

我不太清楚你的状况,但我每个面试都是全力以赴的,不然就直接说我放弃了。

但依然选择了认真[7]

后一天去置地广场的星巴克,发现自己的笔盒居然没带。

幻灯片

最后得用幻灯片来展示结果。
一页,一页,sketch导出,

最后再加个目录吧。
心里这么想着,于是越想越深。

版权问题

由于自己的得失心很重,自己之前在大学里就因为毕业设计的版权问题和大创的老师吵过架。

所以担心不被录用,而想法却被抄袭与改编了。导致可能想到后面上法庭,可能是扯远了。

自己所在意的原创想法,或者在他人目前真的显得一文不值——毕竟面试官玩了很多游戏,以及我们都处在同样的大环境中,这个创意不算你的。

还有一个观点便是,你想的到的,别人也能想得到。

走在去麦当劳的路上,看到自己投下的影子,从胳膊上看出来,自己又变瘦了。

本篇的大部分都是在手机上码的,记录一下这个锤子跟我走过了两次北京与一次广佛、好像还有上海。

碎碎念与奇特的想法/现实

后记

之前打算写的博客文章:

《我(又)开始玩游戏了》

《游戏行业入门–与游戏开发设计师日志群员的对话》

是我原本打算要写的文章,恩,又和之前一样跳票了。

也想着,和广州有关的文章,必须要在广州写,回南京了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
记历时文风

按照之前的性格,医院段落开头应该是凌晨的医院,诸如此类。



  1. 关于自己的城市偏见:自己之前也不知道,总以为这里还属于广州荔湾。 ↩︎

  2. 对于已经有了女朋友的男性,我就喜欢这样称呼,"男性"都懒得用,就是这样。不接受反驳。 ↩︎

  3. 以及最近投的简历、在做的就是游戏交互。上一个是游戏视频制作,但因为打算转租的原因,没做了。 ↩︎

  4. 这里应该有几个我手机卡的截图,但觉得太偏题了就没放了。 ↩︎

  5. 通过微信读书,进入了游戏设计师的开发日志公众号的群,有了准备撰写的一篇文章。 ↩︎

  6. 毕业设计中关于自己的交互制作相关文章(发个完成的): 毕业设计UI-确立:LiveOS从景点至平台化的设计转移及思考 2018.4.4-2018.4.22 ↩︎

  7. 这里想到罗子雄的锤子科技员工采访的对话视频:锤子科技 UI 设计总监方迟、视觉设计总监罗子雄访谈 ↩︎

FelixXiong wechat
产品北里,讲述产品和人性、涉及设计、技术和运营的公众号。
你们的赞赏是我更新的动力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