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不能轻易删人

成年人的生活,情绪要隐藏的好好的,就像我眼前的这位女孩,正在搽着口红,准备出门。

微信不能轻易删人

一个人吃饭,在same看到这样一条动态。

于是我说,

这样的女孩太难找了。

这和我之前的大学一个人住的时候那个女孩,有的一拼。

我如果当时没有删掉,如果我当时一直没有换手机,现在的话就可以查找聊天记录,听听我当时一个人不在自己一个人的宿舍,而是在别的学校的时候,她也是带着这种哭腔和我说的:

你快回宿舍啊,不然我会担心你的……

很快,这样的好景不长,持续了那一夜,知道回去我才放心。

很记得当时,我一只保留着她的头像,直到转变成默认头像。

事实证明,回忆最好不要在一个公共场合触发,如果触发,也尽量通过别人不易发觉的形式,最好是以十分收敛的形式展现出来,就通过写作。

一个人吃饭

一个人吃饭,更多的还是刷着手机。

在same再一次拍了我在吃的饭的时候,这可能是我在这个频道下发的几百次了。

很快,我在电脑上打着字,在same发下了我的这张照片,继续刷着手机。

收拾的人又来了,仅仅是因为我没有吃完呢,看我在打着字。

这不仅又让我想起以前在这里吃饭,只是因为我=背着带着颈枕的包,看到收拾的阿姨拿着我没有吃完的饭的盘子,朝着收拾的地方端,我赶紧跑了过去,说,没吃完,没吃完,这才拯救了我那天的菜。

那个动态找不着了,顺便就发一下我北京时same的那个动态吧。

他们,都走的差不多了

在吃饭的时候,当然是会有更多的回忆,以及结合着我经常听的音乐,现在听的歌,还记得是在分开的时候,在当天我循环了一百多次的歌。

在上海的同学,也渐渐的因为圈子不同而我也向她倾诉目前的状态而分离,我当然知道或许不能这么说,获取是因为一个人自己“丧”的太久了吧,除了在网上,也只有在上海的时候可以和她说说。

后面,她的一个朋友替她打了车,我自己则是甩着最后一个“再见”的手,离去了,找了个单车,到陆家嘴的地铁站,拍了个照片,叫她好好休息。

圈子不同,不必强融——或许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除了现实之外,人还是需要有时候沉浸在自己的“梦”中的,也需要找地方说说话。

当然,也曾责怪过自己,否则,可能会在一个北京的出租屋内。

或许,还是仍然需要找到自己的那条路。


在之前的same里发的关于两性之间的人的情绪动态,有一个人对我说:

还是有善良的女孩子的。

你们的赞赏是我更新的动力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