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跳出尴尬处境

每隔一个阶段,自己都会对自己的心理做一个总结。
这样的总结,不如说是无处诉说。

悲哀的“单机社交”

除了现实中所剩无几的朋友,一些所谓的“感悟”,需要回的反馈,于是只能发在社交网络。

很多人都在说单机的社交网络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
别人发一个自拍照就可以获得很多同感或者点赞,但发送自己的生活状态,尤其和心理相关,别人真的不感兴趣,顶多算是作为笑话看过一走了之,极少有同感,虽然之前的V站是个例外[1]

于是,选择多个平台发,如果依旧没有反馈,则不如统一写在这里。

现在在写这篇文章时,也在想,或许没有什么人去阅读,此时,就得靠自己SEO的本领了。

在我使用微博小号发微博的时候,心里还在感慨:

一个不玩微博的人,都去微博相应超话寻找同感了。

无法专心,难以沉浸

从上海回来之后(必须要确定的是,一个人在外面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绝对有学习的动力),只可以夜深人静的在家敲代码。

家庭环境“不可说”

由于家人快退休了,做的是建筑行业,目前的工作仅仅是对帐相关,所以时间比较充裕[2]。当然,长辈们也很喜欢使用游戏来消耗部分时间,这自然会影响到我的敲码学习的沉浸思维。

由于曾有过在家里深夜和人语音通话被家人突然进门大骂:这么晚和你聊天的是什么人,除了内心受到惊吓以外,自然在家里玩Clubhouse也是不方便的。

出门,会好吗

如果出门敲代码,则必定考虑另外的赚钱方式与机会,所以我常常会带着相机出门,希望能够被偶遇,创造一些作为单身二十几年的机会。

但通勤途中,就会想到自己需要做的应用。

这是时间与精力上的冲突,如果拍完照片之后,需要修图,于是这则又是精力上的冲突

“您的存储空间将满”

一打开电脑,如果不整理照片,照片占用存储就会持续增加,同时自己也希望可以做一个macOS应用,训练我的计算机,帮助我自动分类。如果有这样的模型或者应用,欢迎推荐给我。

说到这里,不得不提一嘴我的独立开发的学习历史与经历。

我的独立开发历程简述

说到我想在macOS上开发App,又是两种语言:Swift与Java。

在我的语雀上,还是2019年5月的开发笔记;个人博客关于TableView编辑详解一文,还是2018年3月的,更早。

现在写的工具类应用,在2020年6月开发iOS版本,详见:iOS地图开发踩坑

关于我之前的macOS开发尝试在我毕业设计2019年就开始了,之后也有这样的想法,也因为各种城漂而拖延,直到今天。

拍照中的遇人不淑

关于遇人

实际上则是无比需要运气的事情。

有的人运气好,遇到了非常聊得来的人——这当然和背景与精力有关,他们不焦虑,很外向,自然很容易扩张交际圈)

但有的人则不幸,需要用一生来弥补童年,他们社恐,他们对人紧张,他们恐惧,他们会迁就别人的同时出卖自己,失去自我。自然,这样的人则会更加的“人前自卑”,即使玩一个非常火的Clubhouse,都不敢说话。

在豆瓣遇到的人都很好,除了有一个说“肚子痛”就先走了的,成年人之间这必定是借口与理由。

其他则都很好。

同样,这群人更需要的是被理解、渴望遇到理解自己的人,即使有着成年的外表下,他们对人仍然是一颗单纯且善良的心。

但这个社会,依然拥有(善良)这样的东西的人,生存成本极高,逃不过被利用。

进地铁站在等待手机开门过闸的时候,自己会因为对方走过来问是不是在拍什么,之后聊了起来,但最后会因为他的一句:

我也很喜欢拍照,有兴趣一起拍照

就盲目添加对方的微信,结果遇到:见面前需要带一包烟这样的尴尬处境,且摄影也无法达到他的要求,而这样的结果最终让我担心了一段时间,影响自己的工作情绪,甚至是人身安全与影响日后的名誉。

不懂爱与被爱

因为没有体会过别人的爱,由于自己迁就他人太多,同时所以也不会表达,只会转钱[3]

在国内心理社区月食App中,我有这样一条动态,大意是说自己不会表达情感。

自己在和有点感觉的异性聊天时,经常揣摩对方每一句话的意图,甚至觉得是不是在“套话”且看我的反应,导致我非常谨慎的说话,就怕一着不慎,下一句就显示红色感叹号。关于这方面的更多,详见我博客里的微信标签内的所有文章。

就导致觉得别人的喜欢不是真的,再一怀疑,反倒让对方减少了信任。

同时由于自己从未体验过iOS里健康功能之一的“性生活”[4],当喜欢自己的人提到这一点,于是自己似乎有些变本加厉,一时间非常快速的阐明自己的想法,于是导致自己难以被理解的人设快速崩塌,从而加速她人的离开。

即使是她人先提出,这一切的开始,是基于情感。但最后承担这样后果的还是自己。

这又是一个恶性循环。

能够遇到一个认可自己的人实属不易,虽然自己觉得到了这个阶段,似乎可以认可这个话题,但其实可能还是没到——这样的内容毕竟是NSFW。

难以掌握的“分寸感”

same上有句话我印象深刻:

别人一理你你就敞开心扉,其实这就是孤独。

之前同性朋友就说我:

你在分寸感这上面需要改进。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,尤其是刚接触的人。

由于确实太久,导致“见人就喜欢”,所以自己当然会不自觉的做出一些在他人看来莫名其妙的事情”,甚至是对异性来说,显得自己非常“饥渴”,但这确实是心理疾病——孤独症的表现之一。

别人都说,孤独症就是自闭症。但我一直觉得孤独症要区别于自闭症,毕竟我渴望与人交流,自己也会去参与一些展览与活动。

内心的渴望是很希望遇到那个人的,做一些该做的事。



  1. 但现在我在v2的账号已经被降权了。 ↩︎

  2. 这里更多的其实是更多的“不可说,不能说"。毕竟自己经济尚未独立。 ↩︎

  3. 在自己独立产品未开始有收入之时,每天的出门也需要花费。钱自然有花光的那一天,也是将来我在家里崩溃的那一天。 ↩︎

  4. 这就是上午我自己听的”关于Clubhouse竞品纷纷涌出“的room的其中一个观点:在中国,一些东西需要使用另一种语言表达,但是就失去了其中的含义的最佳实践。 ↩︎

FelixXiong wechat
产品北里,讲述产品和人性、涉及设计、技术和运营的公众号。
你们的赞赏是我更新的动力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