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终总结

2020年,都在说艰难。

这一年发生了太多事,我共更换了4家公司,从会展行业到了现在所在的自带资源的UP主的公司,恰好做的也都是和未上线的软件相关,这恰好和日后我所向往职业的工作或是自己创业似乎又更进了一步。

最近撰写的博客都是沪漂日记,所以最近写的都是和工作相关:关于朋友,关于同事,关于自己所向往的代码生涯……

这些在本篇里面都不会出现,因为觉得都在沪漂日记里面写过了。

新冠,肺炎

在撰写此文时,前一天(12月30日)是我们需要永远纪念的李文亮医生,在微博上展示了他的疾病预警。但这样的预警至今未被撤下,微博下的留言早已超过了十万+甚至是百万+,我觉得这其实是很奇怪的一点[1]

在配图中,有训诫书。我们“明白”,也必须“明白”。

之后,从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短时间内传播到了全国。现如今,传播到了全世界。

在这一年,我们发现了可能是做梦也从未想过的人性:

  1. 通过附近的火车站,在某一天的晚上有人专门买票到了西藏,之后在当地发现了一例;
  2. 有人所在的带有电梯的小区内,人朝着按电梯中的按钮吐痰;
  3. 有居民从家里的窗台上敲锣打鼓发出救援信号……

其中,官方宣布这其中一些是造谣,同样,也有人辟谣,我相信会独立思考的人都会有自己的见解。

甚至关于国内数字的准确性至今仍存疑:在某一天,腾讯旗下的产品中出现了“可能是”真实数字,但迅速就变成官方的数字。

但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,我们需要相信官方数字,更需要相信我们优秀的防护措施,让我们得以**“以另一种健康”**的方式,生活在这广袤无垠的土地上。

于是,无论说“互联网是有记忆的”,还是“我们的记忆永远无法被抹去”,我们作为公民都在发声,使用Telegram、GitHub进行记录,也有人真的用区块链记录下了李医生的牺牲。

至今,我的朋友圈还有人转发他那个微博的截图,配上经典的话语:

你明白了吗?

明白

写这一段的时候,仿佛回到了那天我在家里刷着微博,看着微博里疯狂转发的那些微博与视频。记得在可能是自由的长毛象里,or被控制的微博里,有人说这些支持“YLZY”的博主在第二天瞬间像是被换了头,瞬间岁月静好。

我的生活

自然而然的让我想到我添加的抢京东口罩的群、我所在的小区里出门前都要测量体温,关闭部分小区的门而导致需要绕一大圈从正门走的那段路途、我去超市带着防毒面具抢购食物与生活必需品的那段日子。

工作

同样也是因为疫情的原因,由于公司上半年收入不景气,同时也是需要聚集的会展行业,以及资金链的原因,被迫优化[&3]。

接下来的过程,则是我两个月四处在南京寻找互联网相关的职位与摄影相关的职位,还有去书店“学习”[2]

5月22日,我还在创建我的新一版的《作品集》,在那时,我已经在吃精神类的药物(详情见下文‘走出阴影’)。

在苏工作

在南京,我在某中彩影[3]做了两个星期的摄影助理,最后原因是每天早会需要点名,一时却答不上来导致的自卑;

我在一家医疗机构外包的某展科技,天天定时制造网络XX:发送贴吧、运营医生护士的微博宣传这样的除斑的相关美容研究院。

最后原因也是因为沟通,在会上汇报自己的工作进度,而被直属领导直接“PUA”到了无法接受(虽然现在也有这样的情况,但依旧无法避免),所幸还参与了一次自助的机会。

既然你知道原因,那你没试过自己更正?

如果说在家联系读书或者对着镜子说话,这确实是令自己更加自卑,或者各种练习都好,一上去一到地方,则一落千丈,丧失信心。

具体原因之一,是我从小原本是左撇子,奶奶强行把我变成“”右撇子“,这样的强制导致了我的思维与身心发展过程中的阻碍与畸形,这是导致心理与发展问题的原因之一。

我始终认为,需要解决我这样那样的问题:

  1. 说出去住,我现在一直在实践;
  2. 说看心理医生,那在国内则是一笔不菲的费用;
  3. 说去看精神心理科,药物[4]导致我前几天昏昏欲睡,后面让我觉得我”丧失了我的优势”:失去了想象力,但在我家人看来这很好:与他们的争吵变少了,但我深知我如果继续吃,我就会变成与他人一样的“正常人”:刷微博刷抖音,做事粗心大意等等。于是我后来自己断了。

面过的单位及其结果

清晰的记得,我在南京找工作期间,面试过X6氪的视频编辑,(6月4日)某业帮的社群运营,某啰的单车运营,某善园的社群运营(领导还特别有耐心,循循善诱),(6月8日)的某域的摄影助理等。

最后面试上了上述的两家公司,在离职前,我再一次面试上了做Android的公司,想当初还承诺一个月内作出一个产品提交到应用商店,之后就可以进入这家公司;

面试上了一个做农业相关的一家公司,因为看我会做视频[4:1],以及甚至可以按照我的需求让我带一个小团队来做小程序的领导。

甚至在我去上海的路上,问我是否可以外包来做这样的视频,我都一一拒绝了。

最后,我则再一次不顾家里的反对,去了上海。

这一年,我开启了沪漂

10月25日,从南京到上海,再次踏上了旅途。

其实关于投简历属于海投了,也换来了4-5格面试机会。毕竟强烈希望这次就可以在上海留下,在去上海的路上已经明确好了自己的工作方向:新媒体与文案两个方向。至于为什么不是代码,下面一段会展开描写。

这样的旅途,按我之前的话说是“寻找自己”,所以在这一年,我似乎已经明白了自己想要在找什么,以后做什么。

自从北上广都涉足后,2021年我在想,此时已经24周岁,是否需要再次涉足深圳[5]与杭州,如果再漂,又会被别人说“不稳定”,同时,也需要资金的支持,这确实是我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:是就此结束,还是继续随着年轻,再多去闯闯?

这样的闯,我深知是在“继续逃避现实“,是在躲避内心的”羞耻心“。

其实每天的日子,也就是《沪漂日记》,因为已有的文章目前在职的原因无法直接发表,后续仅可以通过加密的方式发表,到时候大家直接查看即可。

生活

在苏

今年在南京的生活,可以说是丰富且多彩的:和老爸去打台球,参与南京本地的各种金茂汇的摄影活动,以及参与南京SONY线下的各种活动,这也是我积极拓展人脉的一个方向与方法。

同时,也是比较黑暗的:去南京的脑科医院看心理医生,她很偏向我的家里人,觉得我的想法“过于荒诞”,原因是我展示了一些关于“防火墙”的一些东西以及我的一些想法。

但我深知: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,同时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在沪

外滩,扫街,约豆油拍照,薅各种自习室的羊毛(首次进店¥1-¥10免费体验1/3/4小时)——除了上班下班,这就是我周末一般消耗时间的地方,和南京一样,Apple Store、淮海中路,以及南京路步行街。在一个地方,我总归是呆不住的[6]

今年在上海的时间不长(目前为止),大约是广州的一半(在粤差不多6个月),大约是北京的三分之二。离开这两座城市的原因,无一不例外是心理问题以及沟通问题而导致的资金链断裂,在北京尤甚。

输入与输出

输入

今年似乎还是和往常一样,尝试改变一些东西,但似乎还是停留在原地徘徊,为此还重新创建了一个豆瓣账号,仅仅是记录一下自己的读书笔记,能够让自己“好好读书“。

读书

《为什么我们总是在逃避》:学习了人们在生活中经常会遇到的一些心里的行为模式,为此还在豆瓣做了读书笔记。

《焦虑》:缓解焦虑的手边书,但好像最后也许看完了,也也许没看完。

今年年末:

《她们的工作日常》,¥130购于上海香港三联书店,一直没时间看,当时发了个朋友圈,希望激励自己在空余时间创作自己的产品。

《零秒工作》,¥11.6购于上海多抓鱼循环书店,看了第一章,决定改善自己的工作效率。

输出

新做的微信公众号

今年,我自象限的小屋之后重新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,名字叫产品北里。字到了上海之后,就没有继续更新,尽管我体验了一些社交软件,还想写几篇文章是关于TikTok的“用户玩法”的。

凭借者我的分析的商业模式,和我依旧对产品的热爱而做,这正如写书,make love with heart一样,以及我的这个博客内容,成功进入了我现在的这一家公司,关于工作感受也相见”沪漂日记“标签。

当时还记得我之前的想法是:做最好的产品类公众号,到现在没有更新的原因,也许是……

尝试微信小程序

今年,自己的不少朋友又开始做了自己的小程序,例如@海阔天空。于是在一天下午的南京书店里,我自己也尝试看B站的教程学习小程序,结果确实是深入进去了,但之后下午因为要去看亲戚,所以便打破了当时的思维,于是这一段也就断了。

如何走出阴影

从大学开始,焦虑与抑郁时刻陪伴着我,可以说时刻强奸着我,一直到现在:

上班的途中首先要赶公交车始发,毕竟需要买早饭,路上一个小时是否会迟到;

在公交车上食用过分有气味的食品,还得考虑别人的看法(因为车上没人吃早饭),最难受的则是:喉咙里有异物的时候正好在公交车上,如果你带着口罩发出巨大的咳嗽声,四周的人会下意识地用杀人的目光看你,令你内心感到自责且羞愧,他们目的即达到——正如点单或者结账时或者看急诊时一时说不出话,周围人不厌其烦的插队,你的存在感则会降低一样。

工作中,直属领导如果交代了一件事情,需要我复述一下,尤其当着同事和实习生的面要我复述,其实是更羞愧难当:如果讲错了会受到批评,其实并没有理解,描述错误也就算了;最可怕的是如果一时气上不来而导致说话断断续续,导致背地里实习生、同事与新来的同事会在背后笑话,从而对你改变看法。

但现实是,你不得不去面对这些阴影。

在我的微信公众号文章里有写到KY旗下的《月食》App,我今年就开始用了。但其中的“疗愈”栏目我一直没用,其他的,我即使说了,也只有寥寥几个回复,于是也就算了。

这又是一个恶性循环。关于我之前的旧文:学生时代的经历那篇文章不知道被引用了多少次了,这里既然提到了就又说了一次。

年龄增长与现实生活的压力

每天去公司,一天120微薄的工资,勉强够交得起在上海的房租(押一付一,¥1600一间,水电费另算),至今还记得在和二房东的电话里,她说,“你不给钱我就不给你住”,交了钱之后以及在上海的某学空间自习室里,时间一到,根本不管你有没有收拾好你的物品,则直接断电,先不说这是不是对客户的视力损伤,都是在说:你到点了,不然就交钱吧。

这就是非常功利与现实的社会。文艺,在这样的社会中生存成本极高,且孤单。

今晚是跨年夜,我依旧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冰冷的公交车上,手套勉强带了(也是回单位扎破气球的时候拿的),刷着朋友圈。

别人的跨年夜,也都交出了自己的年终总结,我则总是在路途上,似乎永远没有一个目的地。

认清现实,放弃幻想

已经24岁了,是时候真的承担起对家庭的责任,以及不要再去幻想创业幻想找到合适的人(对象),以及”推卸自己的墙内认真输出都要面临整改“的问题了,毕竟有钱的人也都是在墙内做输出的变得有钱,做好了也才说出海的。

还有一回到南京,则会再次浮现之前我个人博客所撰写的那些令我担心且焦虑的内容,再次浮现在脑海里。

对未来想说些什么

不知不觉,我撰写2020的年终总结私乎是想赶在跨年前发一个朋友圈,但是需要屏蔽很多利益相关的人,又想点一份外卖,这份外卖必定很有意义。

2021年,其实我对未来已经不抱有任何的期待了,似乎不报任何期待,就是对未来最好的期待。

最后,感谢遇见吧。



  1. 按道理说,他们不允许的应该在就会被撤下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后追悼成了烈士的原因? ↩︎

  2. 要说书店,其实似乎都是在去查找合适的机会。 ↩︎

  3. 这个药物是阿立派唑。 ↩︎

  4. 说道视频,到现在我和我家人之前游玩的视频还没做完。 ↩︎ ↩︎

  5. 有人说,深圳,是奋斗逼之都,其实世界上哪个大城市不是呢。 ↩︎

  6. 我总是一心幻想着出来住就不东奔西跑,现在发现依旧打破了我的“幻想”。 ↩︎

FelixXiong wechat
产品北里,讲述产品和人性、涉及设计、技术和运营的公众号。
你们的赞赏是我更新的动力~